【今傳媒/記者李祖東報導】

衛生局今天連發兩篇新聞稿,說明對台農蛋品開罰是為了追查蛋品流向,「凡有涉及食品安全風險疑慮,定秉持專業嚴正執法」,強調「若台農再不來說明,一次不來罰一次,罰到來為止。」KK政線立委參選人鍾易仲、李眉蓁對此表示支持追查流向,然而進口蛋源頭在同樣位於高雄的超思公司,衛生局為何不以同樣標準傳喚超思來說明?為何不對超思「一次不來罰一次,罰到來為止?」

鍾易仲、李眉蓁更大聲質疑,看到衛生局現在發狠耍官威,忍不住想借問一下,超思案已經燒了兩個禮拜,這段時間,市府大官們到哪去了?

鍾易仲指出,進口蛋問題發生那麼久,超思公司和台農蛋一樣都設在高雄,大家有很多疑問,卻遲遲未見衛生局有動作。昨天農業局被台農蛋品戳破說謊,衛生局馬上動起來,以涉及食安風險疑慮為由開罰。然而所有國人都知道進口蛋的源頭是超思公司,如果真的要為市民健康把關,查流向、有效期限、食品安全風險,不是應該先從超思公司查起嗎?結果衛生局卻對源頭公司不聞不問,這是怠忽職守,還是有意袒護?

李眉蓁也表示,衛生局只敢對台農蛋耍官威、放狠話,卻不敢碰超思,這樣的執法分明是兩套標準,「聽黨的不傳不問不罰,不聽話的罰到死」,政府執法可以這樣嗎?更重要的是,超思進口8814萬顆蛋,台農蛋品賣的十幾萬顆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衛生局號稱要清查巴西蛋的來源與流向,怎麼能放過超思?怎麼不找最清楚來源流向的超思來說明?

鍾易仲、李眉蓁最後表示,衛生局中午新聞稿說執法時「拒絕一切不當的壓力或干預」,然而若不敢傳喚超思,不敢開罰,衛生局恐怕難逃「無法拒絕綠色壓力」的質疑。